<rp id="qMrIpAh"></rp>

  • <button id="qMrIpAh"><dfn id="qMrIpAh"></dfn></button>

    <rp id="qMrIpAh"></rp><rp id="qMrIpAh"><samp id="qMrIpAh"><address id="qMrIpAh"></address></samp></rp><tbody id="qMrIpAh"><pre id="qMrIpAh"></pre></tbody>

      <em id="qMrIpAh"></em>
      <legend id="qMrIpAh"></legend>
      <button id="qMrIpAh"><sub id="qMrIpAh"></sub></button>
    1. <dd id="qMrIpAh"></dd>

      <em id="qMrIpAh"><sub id="qMrIpAh"></sub></em>

      <s id="qMrIpAh"><samp id="qMrIpAh"><noframes id="qMrIpAh">

        <rp id="qMrIpAh"></rp>

        <ol id="qMrIpAh"></ol><th id="qMrIpAh"><pre id="qMrIpAh"></pre></th>

      1. 北京一地下室卖1050万 网友:到北京才知有钱人多

        高清图片

        2018-05-12 20:00

        九阴九阳段子羽版全文

            来源:天津日报  最近,北京一套一千多万地下室成交的消息在网上引起热议。 网友感慨,到了北京才知道有钱人多,同时也好奇高达一千多万的地下室究竟什么样?对此,津云新闻记者以购房者的身份前往北京寻找网红地下室。

          遭遇:地下室1050万成交后决定速来购房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阴晴不定,春风阵阵,柳絮飞舞,有人以柳絮为背景,在红墙绿瓦的映衬下,拍出意境照。 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刘言(化名)都会老老实实待在北京市西城区的办公室内,尽量减少外出。

        因为他的过敏性鼻炎发做起来实在恼火。

          不过,这几天他却顾不上鼻炎发作,穿梭在“雪花”之间。 为的是尽快买到一套学区房。

        在北京打拼了六年,租房子对刘言夫妻俩来说没什么压力。

        可如今儿子四岁了,是该考虑买房子了。

        刘言的父母准备把老家的一套四居室卖了,来减轻首付的压力。 一开始刘言觉得房价可能还会下降等等再出手也来得及。 可最近的一条房屋成交记录让他坐不住了。

        他手机中仍然保留着那条成交记录的截图。

          今年3月15日,北京市西城区爱民里的一套地下室,以1050万元的金额成交。 刘言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这套房子出售的信息,在他的印象中这套房子至少在网上挂了两个月了。 因为挂牌价格比较高,房子一直没有成交。 刘言认为房主过过会降价。   对于这套地下室,刘言心里的价位是不超过800万元。

        毕竟地下室和其它楼层的没法比。

        可1050万元的成交价,超出了刘言的预期。 他感觉到,再不出手恐怕来不及了。

          调查:网红地下室单价并不贵  自从爱民里这处地下室以1050万元的价格成交后,网友的留言超过200条。

        在留言中,大多数人吐槽北京的地下室价格高得难以承受。

        也有人认为投资学区房过几年倒手也不会亏本。

          那么,爱民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区?网红地下室长什么样?记者首先找到了北京市西城区西什库大街上某中介公司经纪人丁先生。 网红地下室就是经他卖出的。

        说起网红地下室,丁先生比较淡定,甚至都记不起来是爱民里小区哪个单元的房子了。

          丁先生只记得,网红地下室居住着一位老人。 老人的儿女想把房子卖出去后给老人在其它区相对便宜的地段买一套大房子,剩下一部分钱养老。

          网红地下室在中介公司挂了约半年的时间,前前后后有数十个客户看过。

        这些客户基本上都是给孩子买学区房的家长。

        房主最初的报价就超过了一千万元。

        有位客户看中了户型,可因为出差耽误了几天,结果就被他人买下了。

          最终的买家同样是为了孩子才买的这套学区房,双方就房价谈了几轮,但房主没有让价多少。 最后买家用了约200万元的贷款。

        “不贵,毕竟面积在那摆着了。

        ”丁先生说。

        因为房子面积为平方米,单价为115006元/平方米。 按照单价来说,这套房子在同小区当中的单价并不贵。   地下室都卖一千多万了还不贵?刚搬来两个多月的张女士花700多万元买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

        她坦言,买这套房子就是为了给孩子上学。

        因为这套房子的小区属于西城区西什库小学学区片。

        这所小学建校一百多年,原来是由法国人建立的教会小学。

        如今学校是英语和法语双语教学,比较有特色。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西什库小学可以直升北京四中,北京四中是名牌初中。

        有需求的家长不在少数,过几年后可以把房子再转手卖给其它有需求的学生家长。

        这样一来,她并不亏本。   据丁先生粗略统计,小区内有8成是给孩子买学区房的家长。 剩下还有2成是原来的还迁老住户。

        他们不愿意搬家主要看中的是小区距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只有短短200米距离。

          爱民里小区分为两个院,一个院是回迁户,另一个院是原国家兵器工业部(简称“兵器部”)宿舍楼。 兵器部的宿舍楼如今有专人负责日常管理,小区环境较好。 而回迁户则属于无物业状态,随处可见的地锁,受损严重的绿地,失效的门禁。

        看得出,小区管理有些问题。

          房价上涨未来两个月更抢手  和网红地下室同样户型且在售的房屋已经卖完。 不过小区内有另一处在售的地下室。 这处地下室的地面比小区的路面低了约米。

        从楼栋门口顺着楼梯下楼后,先得打开墙上的照明开关。

        此时楼道里房主堆积的杂物一览无余。 房主是位老人,房屋南北各有一个窗户,而窗户有三分之一在地下。 这种户型在中介和房主口中称为“半地下室”。   这套房子建于1990年前后,“半地下室”和普通户型一样具有正式房本,可以正常交易。 房主一家三代人住在地下室,最近想到周边郊县换一套大房子。 可房主家有一个年满六岁的孩子,今年五月就要上小学,占用房本的入学名额。 如果要是有买家尽快交钱买房,得提前和房主说,房主就不把孩子的名额占用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套房子才以650万元的低价出售。

        而这是爱民里小区这几个月来挂牌最低的一套房子。

        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上学的名额可能被占用,这套房子至少要比现在的挂牌价高出100万元。

          小区内另一套位于二楼的房子,和“半地下室”户型相同,售价高达850万元,而且房主坚持不让价。 同样一个户型的位于四楼的一套房子,因为装修较好,挂牌价格超过一千万元。   尽管如此,爱民里小区的房子仍然销售火爆。 几乎出一套卖一套。 今年3月份爱民里小区新挂牌了十几套房源,如今只有三套在售,其它的在一个月内全卖完了,其中超过一半的客户是全款买房。

          把买房目标锁定在西城区的刘言曾通过另一家中介公司看过一套位于辟才胡同周边的房子。

        这距离刘言所在的公司直线距离约500米,比前面两套房子距离更近。 而且对应的初中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在西城区人眼中,这所初中教学质量数一数二。 可超高的价格让刘言望而却步了。

        因为房子单价在16万元左右。 京畿道小区一套平方米的一室一厅挂牌价格达到752万元,单价接近17万元/平方米。   张女士和丁先生均告诉记者,最近北京的房价已经开始上涨。 未来几个月将进入暑假,挂牌价可能就要上涨。

        丁先生坦言,网红地下室放到当下,实际成交额应该1100万元左右。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邹琳华曾对媒体表示,北京楼市有见底的可能,但还有待继续观察确认。

        与此同时,环京已连续回升3个月,也是个信号。 被称为“北京楼市晴雨表”的燕郊自2017年房价大跌之后,连续3个月房价回升。

        2018年2月燕郊房价同比下跌%,环比上涨%。

          就在记者准备离开中介门店时,又有一名女子前去询问爱民里小区学区房。

        她所能承受的价格在800万元左右。 然而,仅剩的三套房源并没有符合女子的需要。 女子再三叮嘱中介公司,只要爱民里有新挂房源,就立刻通知她。   尽管如此,刘言仍然犹豫不决。

        首先他要把父母老家的那套四居室卖掉才能凑齐首付。 而当下,刘言家乡的二手房价比去年同期下跌了两成左右,比刘言的心理价位至少少卖80万元。

        刘言说,“要卖的少了,要买的却在涨价,首付缺口眼看越来越大,还不知道去哪填补空缺。

        ”。

        北京一地下室卖1050万 网友:到北京才知有钱人多